位置主页 > 文娱图集 >1978年非洲国家盃决赛︰乌干达屠夫与加纳军政府

1978年非洲国家盃决赛︰乌干达屠夫与加纳军政府

作者 时间:2019-11-23 阅读次数:941

文︰wing

今届非洲国家盃决赛週16支球队中,唯一一支首次亮相决赛週的是几内亚比绍。而阔别决赛週最久的球队则是乌干达。今次乌干达回归决赛週,首战的对手是加纳。事有凑巧,他们对上一场决赛週赛事也是对加纳,而且那一场球赛是1978年的非洲国家盃决赛。

乌干达向来不是非洲足球劲旅,虽然他们在1962年曾打入决赛週,但在四队中包尾而回。到1968年,乌干达第二次晋身决赛週,也要多得埃及(当时埃及的国号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United Arab Republic)和一众阿拉伯国家参与了对战以色列的六日战争。战事令埃及退出了最后一轮外围赛,乌干达才能参加决赛週。和6年前一样,乌干达在1968年决赛週的战绩是全败。

「乌干达屠夫」大力支持国家队

但由1974年起,乌干达却能连续三届杀入决赛週。到底当时乌干达国家队的战绩何以突飞猛进?这就要由1971年起统治乌干达的阿敏(Idi Amin Dada)说起了。本身是军人的阿敏当年透过军事政变上台,执政后阿敏以恐怖手段排除异己,外界估计在阿敏任内被杀害的人数可能高达50万人。有传言甚至指阿敏会吃人肉,难怪他被称为「乌干达屠夫」。

阿敏一方面令生灵涂炭,同时却大力支持国家足球队。国家队不但可以乘坐总统专机出外参赛,甚至获官方安排到利比亚购物。当年在国家队任后卫的Tom Lwanga近日向南非媒体忆述︰「他(阿敏)经常来看我们操练,激励我们的士气,尤其是和坦桑尼亚或者赞比亚这些球队交手前。他视这些国家为敌人……他会从口袋取出美元现钞给我们,有时是200元或者是300元……他甚至会向我们示範如何拦截对手。」

阿敏在足球上的投入确实带来回报。1978年,乌干达不但首次在非洲国家盃决赛週打胜仗,更一举杀入决赛与加纳争冠军。

非洲盃决赛与加纳公投

对当时的加纳军政府来说,这场决赛相当重要。1978年,加纳军政府的首领是阿昌庞(Ignatius Kutu Acheampong),他是1972年那场推翻民选政府的军事政变领袖。军政府执政后无力解决经济萧条等问题,令国内民怨四起。反对阵营发动抗争,要求恢复文人统治。在庞大压力下,阿昌庞提出改组政府,但新政府会为军方在内阁预备席位,而且政党政治仍会被禁。

军政府安排了在举行公投,以通过改组政府的建议,而当年非洲国家盃决赛的举行日期则是。显然,公投日子是一个巧妙的安排。但如果加纳不能在主场重夺失落了五届的非洲国家盃冠军,那幺阿昌庞藉足球争取民意的如意算盘就打不响了。

结果,加纳在决赛以2比0力克乌干达。14天后,政府的提案在舞弊声中获公投通过。但球场上的胜利也帮不到阿昌庞多久。同年7月,另一场军事政变促使阿昌庞下台。翌年6月4日,另一场军事政变发生,后来统治加纳逾20年的罗林斯(Jerry Rawlings)取得权力。,阿昌庞被新政府处决。

当阿昌庞离世时,阿敏亦已经下台。1978年10月,阿敏向坦桑尼亚宣战,乌干达战败,阿敏在1979年4月流亡海外。阿敏的晚年在沙特阿拉伯度过。2003年,他在当地病逝,余生也没有机会重返乌干达。他离开乌干达后,乌干达足球队一直都与非洲国家盃决赛週无缘,直至到2017年。

主要参考资料︰Goldblatt, David (2006) The Ball is Round: A Global History of Football. London: Viking, pp. 650-1.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