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文娱图集 >为也门女孩提供免费早餐,让她们免于年纪太小就嫁人

为也门女孩提供免费早餐,让她们免于年纪太小就嫁人

作者 时间:2020-01-04 阅读次数:574


译:Kristina Edinger(en)、Wenyu

在也门,由于战争所造成的严重资源短缺,有越来越多家庭被迫让孩子离开学校。女孩经常在13岁左右这幺年轻就被送去嫁人。然而,在首都沙那(Sana)有一所学校找到了一种简单但却有效的解决办法。

以西班牙及也门为基地的非政府组织NGO 「团结无国界」(Solidarios sin Fronteras, SSF)主要是由志工所经营,经费大多来自于个人捐赠,有些捐款甚至只需每个月1欧元。该组织开始为这所学校的6到16岁的女性学生提供完全免费的早餐。在这个计画开始之前,缺席的女学生比例高达五分之一。「团结无国界」创办人表示,渐渐地,这些女孩开始回到学校,从2018年9月起,全校共525名女性学生全都定时出席了。

我透过Whatsapp与该NGO其中两名创办人伊娃(Eva)及法坦(Faten)进行了谈话;位于巴塞隆纳的前者几年前曾与我亲自会面过;而后者目前居住于也门。他们向我谈了他们的计画「提供教育及保护的早餐」(Breakfasts to educate and protect)是怎幺萌芽的。他们也要求我,基于安全考量,不要透过他们的全名以及该学校的校名。

2018年3月,该校有一名教师找法坦讨论一名8岁女学生的状况,这名学生似乎一日一日地变得消瘦无力。突然间,这名学生不再来上学。她不是第一个辍学的女生,但是她是最年轻的。这名教师与学生家人进行了谈话:他们家处于极度经济困难的情况当中,必须要接受提亲把女儿嫁出去。

在和法坦讨论时,该教师提到,不知每日定额的食物配给能否鼓励这些家庭继续让女孩来上学,于是这个概念便出生了。法坦表示:「(这些女孩里)大多数是当地一间纺织工厂工人的女儿,但纺织工厂已经毁于轰炸中。这些家庭已经3年没有(任何)收入了。他们要如何负担得起食物的费用?最重要的是,我们支持她们完成了她们的教育。她们的家庭(也很)开心,因为让女孩留在学校能够让她们不要枯坐在家,也不会在年纪太小就嫁人。」

2018年3月,联合国宣布也门的人道危机是全世界最严重的。由于失业率以及通膨狂飙,也门有80%的家庭负债,而有65%连购买食物都有困难。

「团结无国界」谘询了一名小儿科医生,设计出早餐的菜单。法坦每天早上採买所需食材,一对夫妇则利用她的厨房来準备、包装及运送食物。法坦运用工作中的45分钟空档,冲到学校帮老师们分配餐食。有时她的手足也会来帮忙。

这种自己动手做DIY的精神也可见于该组织的另外3个计画上。他们推动了「家庭食物计画」(Food aid for families),在沙那、亚丁(Aden)、阿玛兰(Amran)、莱达(Raydah)、荷台达(Hodeidah)、阿多里希米(Al Dorihimi)等城市为脆弱家庭分送食物包,在塔伊兹(Taiz)的难民家庭也受惠于此;「为也门储水」(Water for Yemen)计画则为阿玛兰和莱达的国内难民营维护储水设备;「重建索科特拉岛」(Rebuilding Socotra)则为2015年受飓风肆虐的索科特拉岛房舍重建提供水泥并掘井。

「如果我们自己做会如何呢?」

伊娃是在2012年一次到也门的旅行中认识了法坦。伊娃在沙那的一间咖啡厅里观赏邻桌的人在庆生,而寿星递了一块蛋糕给她。那个寿星就是法坦。她们变成了朋友,从那之后见了好几次面,大多都是在2015年间,那是伊娃最后一次造访沙那。法坦记得:「在战争开始几週之后,我(如同以往)地在WhatsApp线上,我问伊娃:「我们能做些什幺来提供帮助呢?」她回答说,她会和她的朋友诺埃莉亚(Noèlia)在西班牙找一个组织,而我会在也门这里找一个组织。」

而有15年国际发展经验的伊娃无法在也门找到任何一个她可以相信的草根NGO。所以她、法坦以及第三名友人诺埃莉亚决定要在同一年创办她们自己的组织。

这三名女性是一支志愿执行团队,仰赖西班牙暨也门两国可仰赖的志工提供协助。以西班牙为基地的伊娃和诺埃莉亚负责募款:她们仰赖社交媒体、广播、平面媒体以及演说来宣传她们的工作并吸引资助者。大多数人透过网路捐款,SSF为每一个计画单独进行群募。法坦负责现场行政—通常是以她的住家为基地。这三人组成了执行团队,在她们的日常工作以外抽空完成她们NGO的工作。

她们经常在SSF的社交媒体页面上分享照片、影片以及细节更新。她们也散布能够引起大众对于也门战争认知的内容,特别是提出西班牙以及提供武器利用于此战争的其他国家所扮演的角色。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