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文娱图集 >620世界难民日─难民保护,刻不容缓

620世界难民日─难民保护,刻不容缓

作者 时间:2020-01-19 阅读次数:478

即将来台访问的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近日因纽约大学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不再给予访问学人礼遇,被迫离开该校,引发议论。因「维基解密」声名大噪的Assange,困留在伦敦的厄瓜多大使馆科已届满一年。这两位知名人物半生际遇大不同,却同样突显了今日全球化世界下,难民、庇护寻求者(asylumseeker)的多样与困境。难民不再只是遥远非洲饥贫孩童的刻板印象,底层弱势、人权捍卫者、甚至科技白领都可能变成「难民」。正如本週联合国展开的难民日主题,面对当今多样複杂的挑战,难民保护需要跨政府间的协力,更需要与非政府组织合作。

620世界难民日─难民保护,刻不容缓

笔者上週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难民署年度谘询会议,与全球四百多位NGO工作者及难民,一起探讨难民成因与保护对策。直至2012年,全世界还有78个国家将同性恋当作犯罪行为,甚至某些国家可判死刑,不少人因此逃离母国到其他国家寻求庇护。2008年联合国难民署就发表指导原则,明确表示应将因性别、性倾向、性别认同而遭迫害者,列入《难民公约》的保护範围。

620世界难民日─难民保护,刻不容缓

此外,都市难民(urbanrefugee)也是今年会议的讨论重点,越来越多的难民流入都市,而非居住在难民营中。但到了都市并不保证其生活情况得以改善,若庇护国不给予任何权利保障,他们反而易沦为人蛇集团的被害者。

在日益频繁的全球迁徙过程中,不管是历史、战争或宗教因素,还是因各个国家的《国籍法》问题,製造出越来越多的无国籍者(statelessness)。这次会议中就有一个专门关注日本境内无国籍者的NGO网络,其中不少人原是中华民国国民,但七零年代后,日本政府不承认中华民国,他们在日本便成了无国籍者。无国籍者的问题其实存在已久,虽然联合国曾通过《无国籍者地位公约》(1954)、《减少无国籍状态公约》(1961),但这个问题完全不被重视。直到最近,越来越多婚姻移民因各国国籍归化法规设计缺失而沦为无国籍者,许多少数族群不被视为国民,遭国家驱逐或暴力对待,「无国籍者」才渐渐引起关注。

620世界难民日─难民保护,刻不容缓

许多人以为,我国没批准《难民公约》,这些国际上正在发生的事件和台湾毫无关係。在这次会议中,笔者特别提出台湾目前寻求庇护者的现况,让联合国难民署及各国与会者了解。台湾有流亡藏人,有来自泰缅边境国军后裔,有来自中国的寻求庇护者,也有许多婚姻移民因归化失败,成了无国籍者。正因为台湾没有难民保护机制,无从取得合法身份,亦无法获得最基本的工作、医疗、迁徙自由等保障。

他们被迫家庭分离,有人因当初偷渡入台时误闯军事基地而曾被判死刑,有人因受不了来台之后仍被台湾政府监控而精神状态不佳,有人想结婚却无法成家,有人父亲过世却无法奔丧,生病时只能自行处理。在一个号称民主、人权的国家,却有人长年来以这样没有尊严的方式在台湾生活,种种荒谬的现象格外突显出所谓台湾的自由民主,只不过一个虚伪的谎言罢了。

没人可以确保未来不会有各种类型的难民来到台湾,抑或来台后不会成为无国籍人,也无法预知自己是否有朝一日变成难民,需要他国的庇护。难民保护的工作,特别需要国际合作,台湾若真的想跟国际人权接轨,扩大国际人道参与,尽速建立起国内的难民身份认证与权利保护机制,绝对是政府最优先该做的事。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